手机生活      注册    登陆
 
 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荤的段子 >
    

贾政在中秋节宴会上讲的笑话,彻底暴露了其猥琐卑鄙的本质

来源:网络 时间:2019-07-25 21:36点击:

        联系我们:

《红楼梦》中贾政这个人物近些年来议论得颇为激烈,按照谐音意,贾政乃是“假正经”,可是在书中,读者却鲜能看到贾政的不良之举,他“为人端方正直,谦恭厚道,大有祖父遗风”,对贾宝玉严加教导,对贾母孝顺有加,这些证据都告诉我们,贾政是一个优秀的父亲和儿子,但是事实真的是如此吗?


不得不说,读者们对贾政的认识有一个明显的误区,书中明显可以看到的是,贾珍与儿媳秦可卿行苟且之事,贾琏跟下人老婆通奸,贾赦更是个老色鬼,连老太太身旁的鸳鸯都不放过,所以一经对比,读者没看到贾政做明显的坏事,就误以为贾政是个正直之士,这种立足表面,将事情简单化的思维,只会导致“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”的尴尬局面,其结果必然导致错误的结论。


第七十五回“开业宴异兆发悲音”中,贾政曾经当着众人讲了一个笑话,堪称庸俗至极:一个男人特别怕老婆,有天被朋友拉去喝酒,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,回家后老婆正好在洗脚,男人赶紧赔罪,老婆于是让他舔脚才肯原谅他,男人舔得不免恶心,于是呕吐起来,还假称自己昨晚喝酒吃月饼,胃里反酸......


贾政的这个笑话着实低俗,如果这个笑话是出自贾赦、贾珍、贾琏、贾蓉之口,尚且理解,但却出自平时为人正经的贾政口中,问题就大了。笔者个人认为,贾政的笑话即便放在现代,也有“荤段子”的嫌疑,而贾府作为世家大族,应是讲究诗礼规矩的,为何却讲出这么一个俗不可耐的笑话?贾政的这个笑话,就好比一根挑棍,将贾政庄重严肃的外衣挑起一个角,露出里面的腌臜肮脏。


贾政的“假正经”终于被这个笑话揭开了一端,而进而探索贾政这个人物,许多迷惑也随之揭开。


常言道: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贾政最喜欢跟众清客一起交谈,这些清客们的名字分别是詹光(沾光)、单聘仁(善骗人)、程日兴(成日兴)、胡斯来(胡思来)等,这些人跟“假正经”的贾政一样,都是外表正直,内里藏奸。尤其是后来深得贾政喜欢的贾雨村,更是奸诈中的佼佼者。


薛蟠打死冯渊,抢走甄英莲后,贾雨村“葫芦僧乱判葫芦庙”,用自己手中的权力轻易放过了薛蟠,并将这件事情当做“战绩”写书信专门告知贾政和王子腾,因此贾政对贾雨村乱判案是完全了解的,可是他并没有因为此事觉得贾雨村奸诈狡猾,视人命如草芥,反而跟贾雨村的关系越来越好,时不时还请贾雨村来家中做客,将其当做贾宝玉学习的榜样,他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?这样的父亲能配得上“品行端方”四个字吗?


《红楼梦》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中,洪秋蕃曾评道:“冷子兴说贾政‘自幼酷喜读书’、‘为人端方正直’,既喜读书,何以腹笥中毫无学问;既称方正,何以非理事时见施为?则亦皮相之说耳。”


贾政的“假”隐藏的太好了,导致很多读者以为他是“真正经”。


贾政跟贾赦等人是同一类人,他们都在逃避家庭责任,贾赦忙于享受生活,娶小老婆,而贾政则忙着跟众清客溜须拍马,下棋看书,看似后者高雅,实则乃一丘之貉。贾府修建大观园之时,就记录了贾政、贾赦等人的反应。


贾政不惯于俗务,只凭贾赦、贾珍、贾琏、赖大、来升、林之孝、吴新登、詹光、程日兴等几人安插摆布......下朝闲暇,不过各处看望看望,最要紧处和贾赦商议商议,便罢了。贾赦只在家中高卧,有芥豆之事,贾珍等或自去回明。——第十六回


贾政明明是一家之长,却不惯于“俗务”,将所有的责任全部交给下面人去做,下层贪污一层盘剥一层,贾府的老底不知道有多少被下面人当做油水捞走,贾政自己则忙着吟诗下棋;对宝玉的教育,貌似他很用心,却也只是停留在理念方面,他从未真正了解贾宝玉,也未曾因材施教,将宝玉送去学堂便不管了,宝玉的作业众姊妹们你写一张,我写一张凑上去,贾政也看不出来,他对贾宝玉的“厚望”是真的,但将宝玉培养成才所做的努力却是最假得不能再假。


第二十五回“魇魔法叔嫂逢五鬼”中,贾宝玉和王熙凤着魔发疯,眼看命不久矣,可贾政的反应却着实诡异:


贾赦还是各处去寻僧觅道,贾政见都不灵效,着实懊恼,因阻贾赦道:“儿女之数,皆由天命,非人力可强者。他二人之病,出于不易。百般医治不效,想天意该当如此,也只好由他们去罢。”贾赦也不理此话,仍是百般忙乱。——第二十五回


此处就将贾赦的“真”与贾政的“假”体现得淋漓尽致,贾赦虽然为人混账,但所作所为皆由心而发,贾政却不是如此。平日里对贾宝玉表面严格要求,实则放任自由;对儿子看似是严父之爱,可一旦遇到上述情况便轻易放弃了宝玉的生命,倒是贾赦为救宝玉和王熙凤,前后奔波忙碌,“真小人”与“伪君子”的面目一览无遗。


当雪崩发生时,每一片雪花都不是无辜的,而贾政无疑是贾府灭亡过程中最大的那一片雪花,因为他才是贾府的权力中心,可他一直在回避这一点,并且无力承担振兴贾府的责任,外强中干,色厉内荏,只会在表面上敲敲打打,故作庄严,实则早已“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”,他才是贾府没落的最大责任者,他的确是个“假正经”。


本文引文均来自《红楼梦》脂砚斋批评本80回本,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,谢谢!



    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